NEWS龙8娱乐网页版
国内动态 国际形势 企业快报
埃克森美孚的中国棋局:油气至上 撬开中国LNG市场
发布者:本站编辑发布时间:2018-12-05浏览次数:165

埃克森美孚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油气巨头之一,距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。比英国石油公司(BP)和道达尔公司(Total,下称道达尔)早了70多年,但在中国的地方石油市场上却长期缺席。

带着眼镜、身材魁梧的Thomas Martena(托马斯·马丁)又一次拄着拐来到中国。作为埃克森美孚公司(Exxon Mobil Corporation,下称埃克森美孚)销售与供应公司的全球原油销售经理,10月18日,马丁出席了在浙江舟山举办的2018世界油商大会。

“舟山是中国最大的商用石油中转基地,我拄着拐杖也要来。”马丁一身西装革履地出现在讲台上,再次表达了埃克森美孚想加入中国炼油市场,成为该区域全球原油供应商的决心。自2015年底美国原油出口禁令解禁后,埃克森美孚成为美国首个将当地原油销往海外的石油公司,他的工作一下子忙碌了起来,开辟新市场成为他的首要工作。

四个半月前,他抵达了全球最大的油气消费市场——中国,拄着拐参加了在山东省东营市举办的2018全球石油贸易大会。

埃克森美孚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油气巨头之一,距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。比英国石油公司(BP)和道达尔公司(Total,下称道达尔)早了70多年,但在中国的地方石油市场上却长期缺席。

三年前,山东地方炼油企业取得了原油进口使用权,但在它们的原油供应商名单上,没有埃克森美孚的名字。

与BP、壳牌等公司与中国企业合作,弥补在中国上游业务的策略不同,埃克森美孚坚持自身“上下游一体化协调发展”的策略,这让它在很少投资中国的油气上游业务。埃克森美孚在国内运营的资产,仅集中于下游产业链的润滑油、石化产品和加油站三个领域。这种局面正在改变。液化天然气(LNG)成为这家全球最大私营石油天然气生产商深入中国市场的新道路。

撬开中国LNG市场

和马丁同一天抵达世界油商大会现场的,还有埃克森美孚全球副总裁、天然气和电力营销公司总裁Peter Clarke(郭乐楷)。

在2018世界油商大会举办当天,郭乐楷代表埃克森美孚,与浙江能源集团签署了第一个长期LNG供应协议。在后续销售协议达成后,自2020年前期开始的未来20年,浙江能源集团每年将从埃克森美孚接收一百万吨LNG。

郭乐楷在演讲中特意提到,埃克森美孚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莫桑比克等非美国产区扩大LNG的产量。

“这是美国大公司规避贸易征税的有效做法。”一位专注国际油气领域十年时间的分析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类似埃克森美孚这样的油气巨头,油气产区遍布全球。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油气会大量减少,但可以从本土以外的油气产区调取和弥补。9月18日,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加征10%或5%的关税,自今年9月24日12时01分起实施,LNG成为被加征10%关税的商品之一。

“油气行业的关键词早已从‘稳定’变化为‘波动’,埃克森美孚认为这种变化是机会。”郭乐楷说。在他看来,来自北美的天然气以其高增长和低成本,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油气的供应格局,如今的天然气领域迎来了更多的买方和卖方,“竞争在增加,但更多的交易也在诞生。”郭乐楷的底气,来自于美国迅猛增长的天然气产量。近十年的页岩革命,让美国从一个天然气进口国蜕变成天然气出口国。2016年以来,美国开始出口LNG,从当年不到380万吨,增至2017年的1457万吨。

美国能源消息署(IEA)数据显示,到2020年,美国天然气的液化能力有可能超过6660万吨,到2025年有望达到1.8亿吨,成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国。作为美国本土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,美国市场供求关系的转变,迫使埃尔克森美孚必须寻求更多、更大的市场来满足上游的生产。

在中国,埃克森美孚瞄准的不仅是浙江的LNG市场。9月5日,埃克森美孚还与广东省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表示将参与广东惠州LNG接收站项目,包括供应LNG。埃克森美孚还宣布,在广东投资100亿美元,独立建设大型石油化工项目。这一项目计划在2023年投产,包括年产120万吨乙烯的蒸汽裂解联合装置、两条聚乙烯生产线和两条聚丙烯生产线。在埃克森美孚之前,没有国际油气巨头在华独立投资大型石化项目的先例。9月7日,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埃克森美孚董事长Darren Woods(伍德伦),表示欢迎埃克森美孚在华独资建厂。

“它改变了以往外资油气公司与中方合资建厂的惯例,意味着中国油气市场对外资进入的大尺度放开。这会对油气市场现有的格局和市场规则带来冲击与改变。”金联创油气首席研究员钟健对界面新闻记者说。钟健认为,外资油气公司在中国独资建厂放开后,今后在中国自主销售、定价和经营也有可能被放开,中国油气市场将引入新的强劲竞争力量。

终端机会

在更远的未来,随着中国油气政策对外资公司的“松绑”,埃克森美孚将在加油站终端市场迎来更多投资机会。

7月28日起,中国持续11年的“外资连锁加油站超过30家分店需中方控股”等22项具体限制正式取消。

中国第一家省属国资控股石油公司——浙江石油公司的未来规划,为埃克森美孚等国际油气巨头提供了投资通道。

浙江石油计划,到2022年建成700座集油、气、电和氢能为一体的数字化综合供能服务站;到2025年,建成1000座综合供能服务站。浙江石油已在省内11个地级市组建销售分公司,预计年内开工建设50座数字化综合供能服务站。浙江省石油由浙江省能源集团控股60%。与传统加油站相比,综合供能服务站不仅提供车辆加油、加气和充电等服务,还集购物、休息、汽车保养与维修于一体。

“埃克森美孚等外资的加入,将为我们的油气终端带来不可或缺的资金与技术。”一位自来浙江能源集团的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为了突出浙江加油站的优势,浙江省会倾向选择与山东地炼合作少、或者未合作过的外资公司。该人士称,浙江省将是国内首个建设数字化综合供能服务站的自贸区省份,与山东地区的传统加油站相比,数字化综合供能服务站在建设难度和未来商业空间上都截然不同,需要与经验丰富的外资公司合作。

埃克森美孚或许是浙江省的最佳选择之一。从全球范围看,埃克森美孚主要的营收来源为炼油和石化产品,2017年,该部分营业收入达1846亿美元,在总营收中占78%。过去十年间,埃克森美孚和BP、壳牌这两大国际油气巨头,在中国加油站市场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发展战略。

自2007年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(下称中石化)及沙特阿美公司在福建省建立成品油营销项目后,埃克森美孚基本停止了在终端市场的投资。目前,埃克森美孚在中国的加油站主要集中在福建省和香港地区,数量不到200家,与其他外资竞争对手差距较大。凭借在山东炼油市场打下的原油供应基础和人脉,BP已先行一步北上开拓加油站市场,目前在华加油站的数量已是埃克森美孚的四倍。

BP在6月宣布,未来五年将在中国新增1000座加油站。其中一半的加油站将与山东地炼巨头东明石化在山东、河南以及河北三省合资成立。

在华加油站数量与BP持平的壳牌,更早一步瞄准浙江市场。2016年,壳牌成立浙江壳牌燃油有限公司,主要经营加油站业务,以独资或合资的方式在省内投资,为机动车提供成品油及润滑油等其它石油产品,以及加油站内车辆维修保养及其它配套服务。

油气至上

除了在中国市场的投资策略与其他油气外资巨头不同外,埃克森美孚与竞争对手最大不同点还在于——它坚定的看好油气需求。

在BP、壳牌和达道尔三大巨头都认为“203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达到顶点”,转而加大投资新能源和电力技术时,埃克森美孚依然对油气的未来保持乐观预测。

“我们不想把钱白白扔进水里。”2015年5月27日,当被股东问及为何埃克森美孚不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入更多资金时,埃克森美孚前任CEO Rex Tillerson( 蒂勒森)犀利地说。他认为,针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不会持续太久,在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,可再生能源公司基本上无法盈利,甚至在获取补贴后也会面临破产的命运。

今年7月,埃克森美孚最新发布的《2040年能源展望》报告显示,直至2040年,石油仍将是全球第一大能源。2016-2040年,全球能源需求将增长23.3%,天然气将满足这一需求增量的37.2%。“其他油气巨头都在梦想成为一家综合能源公司或者电力公司,只有埃克森美孚将自己定位成一家纯粹的油气公司。”一位来自BP战略研究部门的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埃克森美孚的“纯粹和保守”让其多年来一直专注于油气投资,也是其在竞争激烈的石油市场中保持不败的原因之一。

作为全球首个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的私营企业,埃克森美孚是全球最大的跨国石油和天然气上市公司。它还是全球最挣钱的油气公司。2018年《财富》500强名单中,埃克森美孚以197.1亿美元的净利润,位列油气公司榜首。壳牌以129.77亿美元次之,BP以33.89亿美元名列第三。

“埃克森美孚盈利能力之所以高,与其人员负担轻、花费成本相对较少有很大关系。”一位任职于国有石油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埃克森美孚约有8.5万名员工,是中石化66.78万名员工人数的约1/8,是中石油167万名员工人数的1/20。正如硬币有正反两面。过于庞大的油气业务,使埃克森美孚深受国际油价波动的影响,甚至是来自美国本土天然气市场的冲击。

1999年,埃克森石油公司和美孚石油公司(原纽约标准石油公司,Standard Oil Company of New York))合并,成立了埃克森美孚公司。在2001年《财富》杂志500强的榜单上,埃克森美孚取代通用汽车登上首位。

此后十年,零售巨头沃尔玛与埃克森美孚针对500强榜首展开了激烈的争夺,埃克森美孚七次居500强第二名。

2014年,伴随新一轮低油价周期的到来,埃克森美孚跌出500强前三榜,位居第六名,并且再未回到前三。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,分别排名第五、六、四名。

2018年《财富》500强排行榜,埃克森美孚跌至第九位,处于中石化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(下称中石油)、壳牌和BP之后。

2010年,埃克森美孚宣布进军北美页岩气业务。在包括BP、壳牌、道达尔和雪佛龙股份有限公司(Chevron Corporation,下称雪佛龙)在内的五大国际油气公司中,埃克森美孚成为非常规油气资产占比最高的公司。

随后因油价相对天然气处于低位,埃克森美孚在美国大量撤出页岩气业务,转向投资开发北极天然气和俄罗斯油气项目。

“埃克森美孚没有意识到,它的海外油气项目,会受到低成本的美国页岩油和天然气的冲击。”上述BP战略研究部门人士表示,即使在此情况下,埃克森美孚依然选择 了“加注”油气来度过难关。

针对美国本土外部分油气项目成本过高,埃克森美孚正逐渐把油气投资重点回归到美国市场,投资美国德克萨斯州、新墨西哥州二叠纪盆地的石油和天然气等,这部分油气业务主要用于满足美国及其附近市场。

对于中国这种距离遥远、运输成本高和政策方向不确定的新兴海外市场,埃克森美孚押注于莫桑比克、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巨大天然气田等相关的LNG工厂,及位于圭亚那深水石油等开发成本低、利润丰厚的海外油气项目。今年前三季度,美国首次进入中国原油进口来源国第十位;中国累计进口美国原油1214万吨,同比增长1.6倍。但受原油贸易关税不确定性的影响,中国自美国进口的原油已在三季度出现明显回落,环比二季度的月均170万吨下跌36%。

“长期看,美方的供应和中国的需求是市场自然匹配的结果,不同的项目受到不同的影响。”壳牌能源(中国)有限公司董事Bernard Samuels在世界油商大会上表示。“但如果中美贸易摩擦持续,更多的机会属于美国之外的供应商。”Bernard Samuels补充道。

全球最大的私有石油交易商——维多集团全球液化天然气负责人Pablo Galante Escobar持有相似的观点。他认为,在油气领域,主要供应商和主要买家之间的合作是长期的,但有时候会因为贸易环境原因打折扣。“那些‘折扣’留出的机会,将最终属于美国之外的油气供应商。”

博评网